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114、分工明确(第二更,求订阅!)
    苏羡是到了第二天才在余安美那里拿到赵雨萱给自己买的衣服。

    “哼,你别以为这件事情就这么过去了,我回去以后肯定是要好好的跟萱萱聊聊的!”

    余安美一脸不善的看着苏羡。

    苏羡呵呵一笑:“大侄女,你知道你这种行为在抗曰时期,就是通敌叛国的汉奸行为吗?”

    “呸,我一直都是跟萱萱一国的!”余安美瞪了苏羡一眼,道:“还有,以后不许叫我大侄女!”

    “知道了,大侄女,大侄女慢走!”

    说完苏羡得意的拿着属于自己的衣服离开了。

    过完元旦以后,张适茹也准备回香江了。

    两人在酒店里见了面,旁边还有安敏仪的存在。

    “李富兆已经被icac抓走了!”张适茹今天接到香江的电话,听到这个消息后,显得无比的震惊。

    因为苏羡的预测竟然是真的!

    李富兆被被icac带走,随即引起了一连串的连锁反应,首先香江恒指大盘出现了一定程度的下跌,这是香江股市自股87股灾后,第一次出现下跌的情况,其中与李家有商业联系的集团公司更是其中的重灾区。

    安敏仪在旁夸张的说道:“你都不知道,现在香江那边都乱了锅了,陈志麦特意给我打电话,让我问问你你到底是怎么猜到的?”

    苏羡笑着说道:“很简单啊,掐指一算自然就知道了!”

    “不愿意说拉倒!”安敏仪通过这几天的相处,也了解了一些苏羡的性格,首先苏羡不想说的事情,自己肯定是问不出来的,再其次只要苏羡用这种语气跟自己说话,就千万别接着往下问了,不然最后受伤的一定是自己。

    张适茹也没有询问苏羡到底是怎么知道的,只是说道:“我们这两天也该回香江了,你我之间的约定依然算数,等你什么时候想来香江了,可以提前给我打电话,我找人安排!”

    苏羡知道张适茹说的自然是他们之间最开始的约定了。

    “好的,我估计会在五月份的时候去香江,到时候咱们联系!”苏羡讲道。

    香江股市是一个很奇妙的地方,他会根据全球各地的情况出现不同程度的动荡,其中国内,北美,英国的情况对香江股市影响是最大的。

    进入六月份的时候,香江就会因为国内的局势出现一次大幅度的动荡,到时候也是苏羡过去割韭菜的时候了。

    张适茹笑道:“那好,到时候我在香江等你!”

    安敏仪在旁突然说道:“margie,你不是要去欧洲留学吗?”

    张适茹笑笑:“到时候飞回来就是了。”

    “倒也是!”

    “那好吧,我在这里就预祝你们一路顺风了!”苏羡讲道。

    张适茹再次露出楚楚可怜的样子,道:“果然是无情啊,好歹咱们也做过几天的情侣,你就不准备去机场送我们吗?”

    苏羡根本不为所动,笑道:“没时间,那个时候我估计不在盛海了。”

    “无情啊!”张适茹哀叹道。

    苏羡笑笑,根本没有将张适茹的表情放在眼中,拿着张适茹写给自己的电话号,直接离开了张适茹的房间。

    等苏羡离开后,安敏仪看着有些愣神的张适茹,八卦的问道:“margie,你该不会真的喜欢上了这个苏羡了吧?”

    张适茹摇摇头道:“当然没有了,就是感觉这个人挺有意思的!”

    安敏仪点点头,“要是把他经常冒出来的气人的话排除,确实是一个很有意思的人,我总感觉这个人有点神秘,你说他一个内地的,怎么就能预测到李富兆会被icac的人带走呢,估计在内地知道李富兆的人都没有几个!”

    张适茹不在乎的说道:“管他呢,再说了,就算咱们问,他也不会说的!”

    “这倒是。”

    安敏仪点点头,突然说道:“哎呀,忘了,我应该问问他看最近香江的那只股票会上涨了。”

    张适茹哈哈一笑,道:“你真当他是股神啊,这种事情就是香江的股票经纪都说不准,他能知道?”

    安敏仪挽住张适茹的胳膊笑道:“他不知道,但是咱们的香江女股神知道啊,这次回香江,我手里还有四百多万港币的现金,你帮我打理一下呗!”

    张适茹转身面向客房的玻璃,正好看到苏羡走出酒店的身影,笑笑答应了安敏仪的要求。

    ......

    苏羡很快就在张震云那里知道了一个好消息。

    在义阳的华国银行的手中积压了250万的国库券,正准备出手找人收购,苏羡听到这个消息后,立即让张震云联系义阳的华国银行,这笔国库券他们收了!

    最开始的时候,苏羡之所以不跟盛海以外的银行交易,是因为银行的报价要比工厂的高,但是现在随着苏羡手中的现金流越来越多,单个的工厂已经无法满足苏羡的要求了。

    而且这样广撒网的策略,相对来讲也更加的消耗时间。

    同时危险成本也提高了不少。

    综合所有的成本考虑,之前的路子已经不适合现在的苏羡了,所以现如今苏羡只好将自己的目光放到了银行的手中。

    当他们急于出手的时候,价格上还能在压一压,如果是之前说的银行下属的信托公司那就更好了。

    可惜在此之前张震云一直没有找到合适的。

    同时与银行的交易还有一个好处,那就是苏羡等人在去的时候,不用带现金了,只要拿着支票去就可以了。

    这样无形中也省去了很多的麻烦。

    当然了,在他们不用去外地的时候,苏羡也没有让高峰等人闲着,会让他们拿着一小部分的现金前往盛海周边的几个城市去收购国库券,也算是把时间利用到了极致。

    在张震云那边得到消息后。

    苏羡召集人手当天便坐上火车前往义阳。

    抵达义阳后,苏羡等人立即赶到了张震云联系的那个华国银行,一手交支票,一手拿国库券,可以说是非常的顺利。

    其后,苏羡几个人根本没有在义阳逗留,直接前往火车站返程。

    这里面又有袁博洋与冯嘉豪的功劳了。

    两人已经帮苏羡等人提前和火车上的乘警打好了招呼,250万现金的国库券还是可以带上卧铺车厢的,甚至是为了这些国库券,苏羡专门多买了一张卧车票!

    几十个小时的时间,他们已经拿着国库券返回了盛海。

    当他们抵达盛海后,依然是没有休息,立即来到了华国银行,这里再次用到了张震云的关系,如果没有他的话。

    这些国库券是不可能直接在华国银行一次性解决的。

    “苏老弟,辛苦你们了!”张震云此时脸上的笑容要多灿烂有多灿烂,要多真诚就有多真诚。

    苏羡笑着说道:“没什么辛苦的,这不都是为了大家吗!”

    张震云大笑道:“晚上我请客,咱们一起庆祝一下!”

    苏羡看着后面那几个一直没有休息好的人,笑道:“今天就算了吧,虽然坐的是卧铺,但是大家都没有休息好,还是都回家好好地休息一下吧。”

    张震云点点头也没有强求。

    现在他们之间的关系已经不需要太客套了。

    不过张震云还是与苏羡讲道:“苏老弟,有一件事情我想你得知道一下了!”

    苏羡见张震云的表情有些严肃,问道:“怎么了?”

    “是这样的,咱们这边的动作已经引起总行和一些领导的重视了,他们提出来想要见见你!”

    张震云有些担心又有些开心的说道。

    他口中的领导并不是普通级别的领导,而是在盛海非常有话语权的领导,担心是因为这件事情到现在还没有定性,他不知道领导到底怎么想的。

    开心则是因为在他们的前面有一个杨百万,实际上也接受过领导的接见,并且得到了鼓励。

    所以总的说来张震云还是开心大过担心的!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