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143、这个女人不寻常
    与张国栄的偶遇,只是苏羡在香江的一个小插曲,现在看来并没有造成什么影响。

    在吃完东西以后,苏羡也没有跟张国栄多说些什么,只是率先结账离开,双方更加不会留联系方式了。

    翌日!

    还在睡梦中的苏羡,突然有一种被人盯着的感觉,这让苏羡瞬间睁眼,然后就看到了张适茹竟然穿着一件素净的白色长裙,头发也变成了乖乖女的黑长直。

    妆容更是变得淡雅起来。

    如果说以前的张适茹是热情似火的玫瑰,那么这个时候的张适茹就如同雨后池塘内的莲花......

    揉了揉眼睛,苏羡以为自己见到了鬼,“你哪位?”

    张适茹则是意有所指的看着苏羡裸露在外面的大长腿,以及健硕的腱子肉。

    最重要的是,现在是夏天,苏羡只是盖了一个很薄的毯子。

    年轻人吗,火力旺,尤其是早上起来的时候,都是要一柱擎天的,更何况苏羡的本钱雄厚......

    “没想到你还挺有料的吗?”

    苏羡对于张适茹这种女流氓的行径,根本就不在乎,“怎么,想试试!”

    “你二弟现在方便了!”张适茹不甘示弱的看着苏羡。

    “试试不就知道了,我可是有裸睡的习惯!”

    “那我就更得欣赏欣赏了!”张适茹虽然今天的一副淑女的打扮,但是性子还是那么的疯狂。

    “呵呵,我是不会让你这个女流氓得逞的!”苏羡拿起旁边的一副,在被子里给自己穿好了。

    张适茹在旁边咯咯的笑着,显然是认为自己胜利了。

    苏羡穿好后,去卫生间洗漱了,中间还不忘问道:“你今天出门是不是忘了吃药了,怎么弄了这么一身打扮?”

    卫生间外面的张适茹并没有立即回答,而是等苏羡在卫生间出来的时候,才说道:“你今天能不能陪我去见一个人!”

    苏羡立即摇头道:“我还没做好见家长的准备,你还是死了这颗心吧!”

    张适茹立即愣了:“你怎么知道我要带你去见我妈?”

    “在何家都能穿着皮裤,抹胸的你,这个时候换了这么一身衣服,又改成了这幅样子,肯定是去见一个不想让她为你担心的人,除了你妈妈我想不到别人了!”苏羡理所当然的说道。

    “你这人就不能装的蠢一些吗,难道你不知道这样会让人很没有成就感吗?”张适茹毫无形象的瘫在苏羡的床上,配上她淑女的打扮,让人感觉十分违和。

    “呵呵,没办法,天生就是这么聪明,这辈子都没有办法变笨了!”苏羡在张适茹身下拽出了自己的外套。

    “好了,苏羡哥哥,就当帮人家一个忙了,最多等你帮完,想让人家做什么,人家就做什么了!”张适茹诱惑的说道。

    “呵呵!”苏羡大义凌然的说道:“那就赶紧的吧,说实话我也想见见伯母了!”

    张适茹:“......”

    男人的嘴,骗人的鬼!

    ......

    香江,新界!

    这里作为香江的城乡结合部,与中环,铜锣湾等地的繁华判若两地,成片成片的麦浪,以及老实的建筑,让苏羡有种来到了国内农村的感觉。

    这个时候,苏羡与张适茹站在一片农田的边上,农田里一个非常漂亮的妇女,戴着斗笠,穿着一件粗布衣服,蹲在那里正在拔草。

    苏羡眨巴着眼睛,很是好奇的说道:“我得承认你妈妈非常的漂亮,即便是这样一身农妇的打扮,依然掩盖不了的她的样貌,只是我很好奇,你妈妈这个样子,你那个便宜老爸不应该让她在这里吧?”

    张适茹的母亲长得漂亮,苏羡没有怀疑过,毕竟张适茹的颜值在这里摆着呢,只是让苏羡不理解的是,这么漂亮的一个娘.....妇女,即便是不能娶回家,也应该在香江弄一套小别墅养起来啊。

    这个何文健的脑子莫非有坑?

    “不用你管,扮演好你的角色就行了!”张适茹瞪了苏羡一眼。

    在来的路上,苏羡已经知道张适茹为什么要让自己来了,起因是自己让张适茹怀了自己的孩子......

    这是何文健给张适茹母亲说的,后面呢自然也提醒了张适茹的母亲,让她劝劝张适茹,离苏羡远点,别真的怀上苏羡的孩子。

    何家的女儿,还是要找一个门当户对的人家的!

    苏羡站的有些累了,也不嫌弃地上脏,直接坐在了地上,看对方的架势,这活还得干一会呢!

    做......

    果然,等到太阳正当午的时候,张适茹的母亲才站起了身子,随后苏羡就诧异的看到张适茹一点都嫌弃地里脏的过去抱住了自己母亲的胳膊。

    随即苏羡也站了起来。

    一对母女花走出麦田的时候,张适茹的母亲才观察起了苏羡。

    “你就是苏羡!”张适茹的母亲软软濡濡的,甚是好听。

    “大...嫂你好,我是苏羡!”苏羡立即笑道。

    张适茹的母亲微微一愣,倒是一旁的张适茹恶狠狠的瞪了苏羡一眼,然后低声跟自己的母亲解释了一下这个称呼的由来。

    “呵呵,你倒是挺有意思的!”张适茹的母亲笑道。

    “大家都这么说,大嫂!”

    “苏羡,你够了啊!”张适茹忍不了了!

    苏羡呵呵一笑,没说什么。

    “咱们先回家吧!”

    张适茹的母亲笑道。

    于是在张适茹的搀扶下,苏羡后面跟着,他们来到了一幢院子跟前,院子不大,和村里的其他院子没有什么区别。

    “你先坐着,我去做午饭!”张适茹的母亲始终保持着一种恬淡的性格。

    然后对张适茹说道:“你来帮我!”

    苏羡立即说道:“大......阿姨,还是不要让张适茹动手了吧!”

    张适茹的母亲玩味的看着苏羡:“心疼了?”

    苏羡立即摇头:“那倒没有,就是怀疑她会做饭吗?”

    “......”

    最终长得像姐妹花的两母女走出了房间。

    苏羡决定今天中午能不吃饭就不吃饭。

    午饭很快就上来了。

    清淡,十分的清淡......

    一盘不过油的炒青菜,一盘豆腐,三碗米饭。

    “不好意思,不知道你们中午过来,饭菜素了一些。”张适茹的母亲解释道。

    都专门打电话了,还说不知道自己今天过来?

    苏羡感觉张适茹的母亲也不是一个简单的人!

    这个女人不寻常......

    “没关系的,反正我也准备一会回去在吃的!”苏羡十分诚实的说道。

    “......”

    张适茹突然感觉自己今天带苏羡回来是一个错误的决定。

    “我叫张桦,是茹茹的母亲,之前茹茹已经告诉你了吧!”张适茹的母亲笑道。

    “嗯,没说。”

    砰!

    苏羡感觉有人在踹自己的凳子。

    这个时候,门外突然传来了放鞭炮的声音。

    张适茹这个时候竟然露出了好奇的表情,就像是一个正常的女孩子向自己的母亲撒娇一样。

    “妈妈,发生什么事情了?”

    张桦解释道:“可能是你二表哥他们家生了个男丁吧,现在应该是去祠堂登记,领丁权了!”

    丁权!

    新界特有的东西。

    1972年,港英政府允许新界的年满十八岁男丁,只要父亲辈能追溯到1898年的新界的认可村落原住民,一生一次,可以建一间面积不超过七百呎,高度不超过二十五呎,层数不超过三层的房屋。

    外来人和女性不能享受此政策。

    建屋的权利,就被称作丁权,是可以世世代代被男丁继承下去的,而根据丁权申请建的屋,就是丁屋。

    本来港府那边是想要借这个政策安抚新界的居民的,但是随着时代的发展,香江房屋的紧张,丁权慢慢的发生了变质,被新界之外的地产大亨们盯上了。

    而且由于丁权是世袭制的,所以后来很多新界的人即便是出国了,也有这个权利,所以他们几乎在出生的时候,就享受了这样的福利,等到了合适的年纪,就会回国或盖,或卖!

    反正就是一出生,就已经有了一笔非常丰厚的权益了!

    如果苏羡有心思在香江做一番事业的话,实际上是可以从这方面入手的,不过麻烦事也不少,苏羡对这种事情没什么兴趣。

    张桦也没有放在心上,只是笑问苏羡:“听说你让我女儿怀孕了?”
为您推荐